血虹吟恩施

伪文青少女,中二病,懒癌晚期

镶银芽


天玑国 · 王宫

蹇宾手执骨瓷筷,缓缓夹起离他最近的那盘豆芽,他似乎觉得他夹起的那一刻,坐在他身边的小将军莫名紧张了起来,而当他抬头,只见齐之侃在埋头吃饭,并没有什么异常

是错觉吧,蹇宾心想

将豆芽放到嘴里,慢慢咀嚼,一股清甜从豆芽中滋生,不知不觉就把人的味蕾俘获,这种清甜不像是豆芽的味道,而像是鸡肉的味道

仔细一看,盘中豆芽晶莹剔透,根根挺着大肚子,对着光一看似乎中间透出朦胧的黄色色泽

镶银芽。蹇宾第一时间想到这个菜,看了看身边一直在扒饭的齐之侃,笑得眉眼弯弯

蹇宾夹了一筷子豆芽到齐之侃碗里,示意他也尝尝,“这道菜花了不少心思吧,小齐也尝尝自己的手艺吧!”

“王上怎么知道的?”齐之侃放下了碗,一脸不可思议

“这道菜,可是小齐亲手端进来的,而当我夹起来的时候,小齐可是紧张到只吃饭,不吃菜,这不是明晃晃地告诉本王,这是你自己做的吗?”蹇宾撑着头,看着齐之侃渐渐泛红的耳尖,笑意渐浓

“王上不嫌弃就好”

“小齐很有心,这道菜,我只是念了一句,小齐便记挂在心,我很高兴”

齐之侃抬头,对上的是一双含笑的眸子

“镶银芽是御膳里的一道菜,先将鸡肉剁成鸡茸,用调料调好味,取一截细线埋入,再用针穿上线,刺过豆芽内壁,用线将鸡茸穿入豆芽内,再用两遍热油浇熟”

蹇宾念着书里的内容,饶有兴致的样子,“真是麻烦,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抬头瞥见了一抹白色的身影,将手上的书放下,迎了上去,“小齐回来了啊!”

“王上这是在看什么?”齐之侃接过蹇宾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汗,仔细将其叠好揣入怀中

“闲来无事翻着看罢了,还以为小齐这儿只有兵书,没想到还有讲膳食的,就拿来看看,还挺有趣的”

“王上想吃?”

“不了,这做法着实麻烦,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小齐刚回来,好生歇息吧,本王下次再来喝你泡的茶”

待那抹白色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齐之侃才拿起放在案几上的书,认真地研究了起来

“王上你都不知道,齐将军为了这道菜特地去找了做菜师傅学了好几天,生怕做不好,”呈菜的宫人说道,“这不,将军为了穿这个豆芽,手都被扎了好几回了”

这句话,让本来笑意满满的蹇宾瞬间变了脸色,拉过身边人的手,仔细地翻看

细细密密的针眼在白皙的手上异常扎眼

“我没事”齐之侃想将手缩回去,却还是被抓住了

下一秒,冰冰凉凉的药膏涂到了手上,轻轻柔柔的,让齐之侃心里也痒痒的

“都是我太笨了,我还没用力呢,这豆芽就断了”齐之侃小声嘀咕

蹇宾想到,这个征战沙场的小将军面对豆芽手足无措,还被气得鼓鼓的样子,没忍住,就这样笑了出来

“阿蹇,你不气了吧”

“不气你,好好吃饭吧,傻瓜”

不负年月不负你 Ⅰ

两岁年龄差

同班是因为马马移民加拿大,要补回课业
——————

“天哪,好帅啊,转学生吗?会不会和我同班啊?”

易柏辰是被一群女生的惊呼和激烈的讨论吵醒的,从桌子上抬起头来,紧皱的眉头彰显着自己的不爽

“吵什么呢,没看到都把我们老大吵醒了吗?能有多好看啊,怎么都好看不过我们老大”一名小弟呵斥着那群女生

没错,易柏辰正是这个小弟的老大,至于你问为什么这个笑起来甜到人心头一暖的男生会是小混混们的老大,据易柏辰所说,他就在他们打架的时候插了个手,就莫名其妙地当上了混混头子

“老大,用我去教训教训那个人吗?”小弟手指向窗边

易柏辰顺着看过去,一个身着白衬衫的男生,眉眼精致,安静地站在那里,这让不少女生虽然激动却一直不敢上前搭讪,生怕冒犯

“你,站远点,吵到人了”小弟见自己老大半天不说话,以为他是默认了,便开口赶人

“滚”

“听到没,我们老大都发话了,走远点”

那个男生确认是在跟他说话后,好看的桃花眼看向易柏辰,眼神意味不明

“我是让你滚”

听到这话,那个男生笑了笑,眼波流转,落在易柏辰眼里就是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眉眼里满是得意

“干什么呢,这么吵,不知道上课了吗!”班主任踏着铃声走进教室,“今天,我们班来了个新同学,我们来认识一下”

那个男生依言走进教室,站到讲台上,拿起粉笔,在黑板写上“马振桓”,微微一笑,开始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马振桓,以后请多指教”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掌声,特别是女生

“欸,看来你这班草的名头要被抢了啊”易柏辰的同桌捅了捅易柏辰

易柏辰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但像是想到了什么,从座位起身,走到讲台上,对老师说:“老师,我们来的时候也都没有自我介绍过,为了我们能更好地认识对方,我们也来,可以吗?”说完,就露出甜甜的笑

“那好吧”

易柏辰也向马振桓那样,拿起粉笔,在他名字旁边写上“易柏辰”,站到马振桓身旁,微微鞠躬,“大家好,我是易柏辰,之后请多关照”

这一站,倒是让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他们两个的身上,同样的黑裤白衬衫配上白布鞋,像是情侣装,仔细一看那写到一起的名字,都有些许类似,让众人生出不少猜测

“同学你好,那这样我们就算认识了”马振桓向身边人伸出了手,偷偷地眨了眨眼

易柏辰对上他的眼睛,握上他的手,也应到:“很高兴认识你,马振桓同学”而那对上的眼神里有什么,恐怕只有他们才知道了

喜欢你,只因是你⑤

“我们漫展明天开始办比赛,你要不要和我参加?”

“比赛,cosplay吗?我可以吗?”易柏辰眼睛发光看着眼前的人

“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Evan将头凑到他面前,声音极为蛊惑人心,“所以,你要不要和我参加?”

“那好啊!明天不见不散啊!”

“哟,哥,你今天这一脸桃花样,是不是和你女神有新进展了呀?”易柏辰哼着歌走进门,就被自家妹妹调侃了一番

“切,小孩子懂什么,去去去,别管大人的事”

“就你,不管就不管,我还懒得理你呢,以后别哭给我看就行,要我说,你那女神,百分之八十可能是小哥哥,就像我男神,扮起女装来,真的是不给我们女生活路,男女通吃,追求者一抓一大把,男的都不少,后来告诉他其实人家是男生,纷纷销声匿迹了”

“才不会呢,不信我把照片给你看啊!”说完,易柏辰便翻起了手机,将照片亮在他妹妹眼前

待她看清楚了照片里的人,不禁惊呼一声:“这不就是我男神嘛,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竟然不告诉我”

易柏辰正想嘚瑟自己女神有多好看,却听到这话,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你,你确定?”

“拜托,我男神我怎么会看错,所以,你女神真是男生?!那你可以洗洗睡了,”看到易柏辰一脸为什么的样子,接着说,“就你,你过不了你心里那关的”

易柏辰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不能入睡,脑海里全是妹妹说的话 他应该知道我喜欢他的吧,那他好像不介意啊,可,他家长呢,他家长不会在意吗?他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如果告诉我了,我就……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办

“我出门了”

“你要去哪里?如果要去找我男神,你想清楚再去,按照我男神的性子,能让你在他身边闹,那你成功几率很高,但你若没想好,我劝你不要给他希望再让他失望”易小妹一本正经地说

“所以,我到底要不要去?”易柏辰在街上游荡,明明目的地就在不远处,却一直不上前

他注意到,Evan站在树下等他,烈日炎炎,却并没有站到阴影下,周围还是会有许多人来搭讪,听不清说什么,他只看到他摇了摇头,礼貌地拒绝着人家

“Evan,你搭档还没来吗,这都八点半了,比赛一会就开始了”

“没事,不着急,我再等等吧”

“如果他没来,那我跟你参加比赛好不好?”

“我想,他会来的”我们是说好的不见不散

不知不觉,飘起了蒙蒙细雨

易柏辰看了看时间,八点五十五分

“下雨了,时间也快到了,他,应该不会等下去了吧”转身离去

雨渐渐大了

“比赛只能推迟了,Evan你还不回去吗,这都下雨了”

“没事,我再等等,可能他来了,如果找不到我就不好了”

路上的行人纷纷都跑去躲雨,偌大的广场只剩他一人

“儿子啊,你怎么在这淋雨呢?不是说来参加漫展的吗?也不知道避一避”虽然语气里是满满的埋怨,可那双与Evan极为相似的眸子里却满是心疼

“漫展取消了,妈,你怎么出来了?”他接过雨伞,并将雨伞往旁边倾了倾

“还不是因为你,半天都不回来,手机也打不通,所以出来找你啊,”说完,拿出一方手帕,为儿子细细地擦脸,“走吧,回家吧,给人家发个短信说漫展取消了吧”

“好”

余生我们一起走啊 @小阿瑾吖°

告诉你们,这是我罩的人,不许欺负她,要是欺负她,分分钟连下你们五座城池

四季景色共你赏(番外)

易柏辰家的马先生:    

    你好啊!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易柏辰,来自高一(3)班,我想认识你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hey,马振桓,这是我欠了你这么久的自我介绍,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啊?    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啊!要不是那年学校招生比之前多,降低了分数线,我可就不能和你同校了,我也就不能认识你了,所以,我们真的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啊!    我时常在想,如果我真的不和你同校,那天不去找你,我们会不会只是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现在我知道答案了,这种情况是不会有的,你看,就算我那天没有认识你的冲动,你也会来找我啊,没办法,谁让我这么优秀呢!

    回想以前,觉得我真的是作死,为什么我要带英语书过去啊,要是我没带,不就不用学了吗!算了算了,看在是你主动提出教我的份上,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吧!

     本来以为你教我英语,我就可以有更多机会接近你了,谁知道,你在知道我英语水平后,直接拿出小学的英语课本让我从头学,还严得不行,上课不能玩手机,好吧,那我看你吧!这眉眼,这嘴唇,这好看的手,看着看着我就出了神,这时候,你就会皱起眉,用笔敲了敲我的头,让我认真听,而我总会说,谁让你那么好看,我便成功地看到你低下头,嘴角翘起一丝好看的弧度,然后装作没事的样子抬起头来,揉了揉鼻子,让我不许开玩笑,再给我讲一遍那道题

   后来啊,你给我补课的事就传了个遍,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你笑话,毕竟我那个时候的英语真的超烂,我可不能给你脸上抹黑,然后去找你真的就是存着一种去学习的心,回家天天背单词,成绩慢慢地就上来了,你也把我的进步看在眼里,总是会给我带好吃的,天天都不重样的

   你高三了,不久就要高考了,不少女生要去给你喊楼,而这种事怎么少的了我呢,所以当有人来找我时,我立马就答应了

   本来,我们的口号没有最后一句的,是我拜托了组织活动的学姐,让她在最后加上这么一句话的,而将“我”字冠上“我们”的名义,我才能将不敢直说的心思公然地喊了出来
  

   最幸运的事是你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你,而我就是那个幸运儿

   那年那天,我们在一起了

   你成功被保送上了最好的大学,那个暑假,我只恨不得时间就这样停下来,然而并不会,我就只好把每天的行程都排得满满的,去做那些小情侣必做的那些事情

   本来我对这些事情是不屑一顾的,总觉得那些狗血偶像剧就这几个套路,男女主角约会只会看电影,吃饭,散步,可真到我这儿,我才知道,虽然这些事都很老套,可重要的不是做什么事,而是和你做这些事的人

   在你快开学的那几天,我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只想把你绑住,不让你走,你便拉着我玩你刚学会拖板车,看你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便在想,你小时候,是不是只能在家里做奥数题,看着窗外玩得开心的同龄人叹气呢?不过现在好了,你有我啊,我可以陪你玩所有你感兴趣的游戏,不会也没关系,大佬罩着你

   板车拖到一万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玩好多个一万年

   你上大学后,我的生活与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差不多,只是更努力了一点,单词还是天天背,天天翻你留给我的那几本笔记本,也会自己去做学习计划,
只不过,我还是会将研究了好久都不会的题往对面一推,得到的不是你的讲解,而是朋友疑惑的目光

   我高三时,人家都说我是拼命学习,学校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只是因为我想和你同校,毕竟,我们联系时间越来越少,你我越来越忙,遥远的距离,隔着手机屏幕思念之情根本无法削减,只会越积越多

    在填报志愿时,我全都填上了你所在的那座城市,生活毕竟不是偶像剧,我没有和你同校,但至少和你从十个小时的车程缩短到了两个小时

    那年过年,我去找你了,我风尘仆仆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扑进你的怀抱,这样你才看不见我眼角溢出的泪啊

    除夕那天,你让我见了你妈妈,虽然隔着电脑屏幕,可我还是很紧张,手心里全都是汗,战战兢兢地回答问题,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踩到雷区,留下不好的印象

    挂断了之后,我怪你不事先和我商量,一口气堵在胸前,可当我看到你满眼的懊恼,小心翼翼地和我道歉时,那口气就烟消云散了,心软得一塌糊涂,你说,哪里会有人比你把我的喜怒哀乐更放在心上了呢?

  
    两个小时的车程,常让我们把制造的惊喜变成麻烦

    就好比那年我过生日,想着你忙,我就坐车去找你过生日,等到了那边,给你打电话,问你在哪儿,你说在实验室,不能陪我过生日了,我便兴冲冲地告诉你,我到了你学校了,你连忙告诉我,买好蛋糕,坐车快到我学校了,我只好又坐车回去

     而今年年初,我们领证了,不得不说你的求婚好随便啊,这可是我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的,我才不要这么随便呢,但错过了,按你这性子,肯定要准备一个完美正式的求婚,算了算了,那我来吧,我可以这么随便,你可不行

    出了民政局,我们就是合法夫夫了呢!这下无论在生活上还是法律上你都是易柏辰家的马振桓了,再也不会有人和我抢你了,想象一下,要是有人向你表白,我淡定上去,说一句,不好意思,我是他先生,超霸气的说

    想起那天,你给我补回来的求婚,在无数亲友的见证下,你单膝跪地,打开那个红丝绒的盒子,里面是一枚素戒,全场欢呼,那一瞬间让我觉得回到那年,你手捧鲜花,只不过将那句“我喜欢你”换成了“我爱你”,而无论是那年还是这天,我的回应都是“Yes,I do!”

   
   和你走过的四季,虽然不算这世间最美的风景,却都是我最爱的景色,你愿意陪我共赏这大好美景吗?

                                                             马振桓家的易popo

————————

清晨

“叮咚”

易柏辰手机收到了条信息

“锦绣河山都不及你”

而此时,发件人钻回被窝,搂紧收件人,在他眉间亲了亲,进入了梦乡
  
  

  

  

脑洞

先说明一下,这是 @念遇 的脑洞,我负责记一下而已
——————
emm,这个脑洞是这样的,论坛体,Spexial选美大赛,莫名其妙成秀恩爱现场,各家粉头、正主齐出场,什么po高举马宝娜最美的大旗,哎呀,爱怎么来怎么来吧,应该会写的……吧?(这取决于你啊 @念遇

喜欢你,只因是你④

coser马 X 花痴po
——————————
“好啦好啦,别闹了,我要去忙了,今天我们可是来当服务生的,你自己在这坐会儿吧”Evan告饶

(旁边的姑娘:原来你还记得哦)

“好吧”易柏辰把手从人家的腰上拿下来,表面很淡定,内心极其不情愿

这家咖啡厅是以角色扮演为主题的咖啡厅,开了没多久,而Evan所在的动漫社有空就会过来帮忙

Evan今天带起了猫耳,长发飘飘,笑起来人畜无害,对待客人又是温温柔柔的,无疑是最受欢迎的服务员了,这不,不少人为了能近距离接触,点了一杯接一杯的咖啡

易柏辰内心:混蛋,这些人一看就不安好心,喝那么多咖啡,喝不死你,还缠着Evan问这问那的,干嘛呢,还有,这位大哥,你已经是第六次进来了,痴汉走开好吗!!!

“先生请慢用”Evan为客人端上咖啡,那客人也不应,只是在那儿对Evan进行360°无死角拍照

对于这种情况,Evan始终端着笑容:“这位先生,你要是再对着奇怪的地方拍照,我就不客气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易柏辰表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起身,毫无压力地带上兔耳朵,接过Evan手里的咖啡,送到客人面前,还给了他一个“善意”的微笑

接下来的状况就是,只要Evan端出什么,易柏辰都会半路接过去,送到桌上,让Evan去休息,顺便将那群人的镜头挡得严严实实的

好不容易店里没那么忙了,易柏辰终于可以歇一歇了,转头一看,刚刚坐在沙发上的人不知所踪,正要打电话,就看到那人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蛋糕

“这是哪桌的?”易柏辰接了过去

“3号桌的”

易柏辰往那看去,“没有人啊”

“没有人就对了啊,这是给你做的啊”Evan眨了眨眼睛

易柏辰抬头,注意到了面前人脸上的奶油,反应了过来,一脸惊喜:“你给我做的?!”

“怎么?我就那么不像会做蛋糕的人吗?”Evan挑了挑眉

“不是不是,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

“你忙了一天,应该饿了吧,还有一会儿才到饭点,你先吃这个垫垫肚子,我没放太多糖,应该不会很甜”见易柏辰没有动作,以为他不放心自己的手艺,“放心吧,我这是跟蛋糕师傅学了很久的,他忙不过来还让我帮着做呢,是好吃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就吃”说罢,拉着人坐了下来

“哇,好好吃啊,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糕了”

“好浮夸啊,哪有这么夸张,我才不信呢!”Evan嘴上虽是这么说,却还是笑得很开心

“才没有骗你呢,这真的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糕了,以前我妈为了展现她的厨艺,每年都要自己给我做蛋糕,后来烤出来卖相不错,吃起来真是一言难尽”

“那你可真是惨啊,我妈厨艺就很好,我当初带去郊游的便当是三层的,让其他人羡慕不已,改天请你来我家吃饭啊”

“好啊好啊”易柏辰一口应下

华灯初上,外面车水马龙,里面两人相对而坐,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喜欢你,只因是你③

coser马 X 花痴po
————————
“以后遇见那种人,你就找我,我要是不在,你就往人多的地方走,别被人欺负去了”易柏辰还是很不放心

“好的,多谢爷,爷刚刚可霸气了呢”Evan甜甜一笑,得,易小爷的尾巴又翘起来了

“应该的,应该的”易柏辰连连摆手,“那我明天再来找你啊!”

“好,爷慢走,唉,等等,明天不要来这找我了……”

什么意思?美人这是不让我来找她了?我今天哪里表现的不好?难道是我刚刚吃太多了?不应该啊?

此时,易柏辰的脑海里飘过了无数条弹幕,却又无比镇定地回头,表示美人我很好,你说啥?

Evan见他一脸假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憋着笑继续说道:“我是想说,我们明天不在这儿办漫展了,旁边的那家主题咖啡厅邀请我们社团去那搞活动,时间不变”

自己吓自己的易柏辰点头如捣蒜,表示一定会到

隔天

“死定了,我迟到了啦!”易柏辰着急忙慌地往咖啡厅赶

当他推门进去,就看到了自家女神被人扇了一巴掌,美人睫毛轻颤,眼泪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落下,梨花带雨,好不让人心疼

他连忙上前,将人拉到身后,也不管对方是女生,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其中心思想就是你算哪根葱,竟然打我女神,你就是嫉妒我女神

那姑娘开始看到易柏辰冲上来是一脸懵,听他这么一骂,什么都明白了,立马笑了起来,弄得是易柏辰摸不着头脑

“所以,你们这是在表演?!”

“哈哈哈,是的是的,笑死我了,突然冲上来,我还以为怎么了呢”那姑娘笑道,引得一旁的Evan也跟着笑了起来

“别笑了,我这不以为你又遇麻烦了嘛,还笑还笑,不许笑”说罢,便要上前去捂住Evan的嘴

“别闹别闹,我妆都花了”

Evan边笑边躲,伸手挠易柏辰痒痒,易柏辰也不甘示弱,两人笑闹在沙发上

(旁边那姑娘:没眼看)

————————
啊啊啊!我今晚要自修了,试卷还没做啊!

喜欢你,只因是你②

coser马 X 花痴po
标题真难取, @念遇 有正经标题了
——————————
“那个,不好意思,我好像没有自我介绍过,我叫易柏辰,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易柏辰在手机键盘上打了删,删了打,终于把这句话发了出去

“叮咚”

“你是今天早上的那个小男生?易柏辰,名字挺好听的,我叫Evan”

她夸我名字好听耶!易柏辰无比感谢老妈给自己取了个好听名字

“我们漫展还要举办几天,你要过来吗?活动时间是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

“好啊,那我明天早上过去”易柏辰连忙回复

“好,明天见”

第二天早上

依旧是人山人海,可易柏辰一眼就看到了Evan,要说是爱情的力量,那倒不至于,主要是因为人家高挑显眼

“你今天穿古装,很有那种古风古韵的感觉”易柏辰终于挤到了人家的身边

“多谢小少爷夸奖,小少爷今天很俊呢”Evan抿唇一笑,微微屈膝行礼,举手投足都无比优雅,倒真像是古代礼仪周到的大家闺秀

“哪里哪里”易柏辰也兴起,拱手抱拳,“不知佳人可有空与在下一同游玩呢?”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便在这四处逛了起来,俊男美女,并肩同行,令人艳羡不已

不少觉得他们般配的话语落入易柏辰耳朵里,让他暗暗偷笑,生平第一次觉得被误会也是件不错的事

“大家都觉得我们像情侣呢”易柏辰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却无比紧张地看向身旁的人,想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

Evan只是笑了笑,并不开口

易柏辰见这反应,心想:没反驳,我应该有机会

可总有人过来破坏他的好心情

“姑娘挺好看啊,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是coser吗?”一名男子挡住了他们的路,说着话,手却要向Evan摸去

易柏辰一看,挡在身旁人面前,伸手直接抓住那男子的手,用力一拍,怒瞪着他,喊道:“你敢碰她一下试试”,那副模样就像是亮出獠牙的奶狼,倒是把那人给吓跑了

“好了,人走了”Evan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消消气

“你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吗?”易柏辰回过头问道

“还好吧,来漫展的大多数都是动漫爱好者,只有极少数的是不怀好意的”Evan云淡风轻地说

“这种人真是的,要是今天我不在,你可就被吃豆腐了”

“我能处理地过来的,再说了现在不是有你吗”Evan故作小鸟依人状,“小少爷,奴家就靠你了,你可要护好奴家啊!”

Evan这句话成功地转移了易柏辰的注意力,易柏辰拍了拍胸脯,颇为霸气地说道:“放心,以后爷就护着你了,走,爷请你吃饭去”

————————

我:请问Evan平时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呢?

Evan:他如果不怀好意伸手过来,我会直接抓住,一使劲,一般都会直接给我跪地上喊饶命

popo:活该他,要不是为了我形象,我直接一脚给他踹地上

依旧是小段子

下午  6:00

某中学

马振桓站在三尺讲台上侃侃而谈,似是与平常无异,可学生还是发现了什么

“老师今天讲课速度好快啊,是怎么了?”
“不知道,看起来好像在担心什么”
“老师老往窗外看,外面怎么了吗?”
“不就是下起了毛毛细雨嘛,有什么好看的?”

雨还在下,毛毛细雨成了小雨点

“老师,你电话响了”同学提醒道

马老师看了看手机信息,然后拿出试卷,说自己有是出去一趟,让学生自己做,安排好之后,就拿着雨伞走了出去,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你们说马老师出去干嘛啊?”
“应该是有急事吧”
“我说是去接人你信吗?”
毫不意外,那人收到了一堆八卦的目光

“我刚刚听到老师说什么就知道他没带伞什么的”
“得,去接他那个小男朋友了”
“不是吧,这雨也不大啊”
“你知道什么,马老师可会宠人了,那天他不是着急忙慌地回家嘛,我以为怎么了,后来才知道是他小男朋友削苹果不小心割到了手”
“唉,不知不觉又被喂了一嘴狗粮”

——————
来来来,这是赔给你的补牙钱 @安生雨安